金大班體驗真幸福

 

幸福是甚麼?是擁有名利、權力或財富嗎?曾經紅極一時的「金大班」姚煒,在電視圈被無綫栽培,第一部電視劇就和周潤發合作,之後也拍了很多部經典電視劇,最叫人記得的,莫過於《金大班的最後一夜》。誰知道《金》劇竟令她失落沮喪,後來更加三料自殺……直到遇上耶穌後,整個人才得以重生,重拾幸福。

「金大班」姚煒曾經紅極一時。「後來有一齣電影,我覺得真的是上帝給我一份最好的禮物,就是《金大班的最後一夜》。」甚至那一年金馬獎邀請了姚煒做主持,全台灣的人都認同她的時候,影后寶座應該非她莫屬,但事與願違,當屆女主角並不是她!

「那時很失望,很多香港朋友包機給我慶祝。我表面若無其事,好像我沒有參與一般,但是金馬獎完了後,我就在那個台的中間,對着天花板埋怨。老天哪,你怎麼給我開一個這樣的玩笑呢?如果這個獎不是屬於我的話,為何呼聲弄得這麼大?」

沒想到當時原來還有人未走。有一個導演,他也是金馬獎的評審。他過來對我說:「你不要難過,有一間公司請我單獨吃飯,叫我給這個得獎的女星一票。對方說,姚煒這麼紅,一定行的,你給我的女主角一張同情票,讓我們可以宣傳她的下一部戲,結果就是揭曉影后的那一個。11票給了那個女主角,然而那一票就是我給你的。」

「對方走了後,《搭錯車》男主角孫越走過來和我握手,他說:『你不要難過,一切都是虛空的。』」姚煒聽到,心想你自己抱着獎就說一切都是虛空的嗎?當時很憤怒,覺得他是在說風涼話。那次後,姚煒把手上的合約拍完,就離開這個圈子。「我覺得這個圈子太黑暗,太複雜,我自己敬業地拍戲,最後這樣子,所以很難受。」

離開娛樂圈,情況不見得有改善,她的內心好像走進了另外一個深淵。「夫妻關係不好,經常吵架,看子女不順眼。我經常打麻將來過日子,很難過。人生不知道怎麼辦,就找人看風水,那個風水師收得很貴。」一個月後,丈夫提出和姚煒離婚,但身體隨即檢查到有癌症,甚麼希望都沒有了,覺得死定了。

「甚麼希望都沒有了,真的是絕處。離婚了,又病了,幸好是初期的癌症。病癒後,實在覺得自己的人生看不到任何希望,根本沒辦法找到一條出路繼續生存,整天都想着自殺,不知道活下去還可以做甚麼。」

終於她鼓起勇氣,吃下40顆安眠藥,還添加一杯白蘭地。「別人說,安眠藥混合白蘭地就死定了,我擔心死不掉,更多割一刀,實行三料自殺。」朦朧間,她看到自己穿着一件醫院裏的衣服正在走,當時烏霧瀰漫,完全看不到環境。「只知道自己一直在走,不知道走了多久,一點兒時間觀念都沒有。」

突然有人打姚煒的臉,睜開眼睛,原來是醫生救了她。「當時我很生氣,你救了我,難道還要我多死一次嗎?於是我怎樣都不肯開眼。接着他就用一隻手打開我的眼一看,說沒事,送進房間好了。」

醒了後,這樣的生命生存在這個世界上,還有甚麼樂趣呢?究竟要怎樣呢?再死一次嗎?她笑說:「最後我想到大難不死必有後福,從今以後我不要不開心,我要周遊列國,享受人生。之後沉醉於打麻將,和一些朋友過大海(去澳門)賭錢,賭得很厲害。」

後來,新加坡的一位牧師經常去大陸服侍,而她都住在姚煒的家,並且經常向姚煒傳福音,傳了很多很多年。「她的見證真的好得不得了,感動得不得了,不過那時候我心硬,都是聽了就算。」

( 節錄自《天使心》,想閱讀更詳細的精彩內容,請參閱182期《天使心》)按此訂閱《天使心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