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逃學威龍到奇蹟博士 陳漢祖博士

TEXT_SHARON LAU

PHOTO_ANDY & TIDUS

陳漢祖博士是馬來西亞十大傑出青年,學貫中西的學者。曾經留學臺灣、美國、英國,擁有六個學位,包括一個學士、三個碩士及兩個博士學位。他主持電視節目《信仰無添加》,用幽默搞笑的方式講解聖經真理,廣受觀眾喜愛。 他在神學院教書,帶領研究中心,著作中英文書籍、文章,曾獲神學院頒發研究與著作金獎。在許多人的心目中,影音使團團牧陳漢祖博士學識淵博,必是來自非凡的家庭背景,從小就受到很好栽培。但是原來,他是在破碎的家庭長大,學生時代更是一個自暴自棄的問題少年。

 

漢祖的爸爸是黑社會大哥,媽媽則是賭場老闆娘。「媽媽本來有一個丈夫,生了三個孩子後,丈夫就拋棄了她。媽媽帶着三個子女開始做賭場,由於做賭場要交保護費,因此認識了我的爸爸。原來我的爸爸是有家庭的,已經有四個子女,和我媽媽只是很短的一段感情,並且很快地分手,快到我尚未出生,兩人已分道揚鑣。」所以,漢祖有四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、三個同母異父的哥哥姐姐,如果單計他的父母,只是生了他一個,所以他是一名獨生子。

其實當時媽媽不想要這個孩子,兩次吃墮胎藥都失敗,最終漢祖早產出生。早產的他需要入住氧氣廂,但由於身體比較潺弱,醫生曾經提醒媽媽要有心理準備。感謝上帝的保守,這個弱小的嬰兒最終活下來了。

看到可愛的漢祖後,媽媽就捨不得了,爸爸知道她生了個男孩,就想認回這個兒子,無奈媽媽不想給他。「在我出生沒多久,就把我秘密地帶往新加坡,爸爸就找不到我,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有爸爸。」漢祖從小在新加坡長大,一直以為自己是新加坡人。

媽媽工作忙碌,很少出現,他跟着新加坡的奶媽長大。5歲時,媽媽把他帶回吉隆坡,她說他是馬來西亞人,要回去上課讀書。後來媽媽在當地找到新奶媽,但新奶媽不及在新加坡的奶媽那麼好,所以漢祖開始了悲慘的人生。

 

從天堂到地獄

馬來西亞的奶媽對他很差,有一次漢祖出水痘並發燒,吃東西就很慢,但那個奶媽很沒有耐性,就拿一些炭鉗燙他的頸。他感慨:「當時我很年幼,不懂得說如何受傷,那個奶媽說是我弄傷自己,媽媽就很生氣,並打了我一頓。」後來媽媽知道了我被別人虐待,就不斷換奶媽。

中學時,漢祖對媽媽說,不想再住在奶媽的家,求媽媽讓他自己住。由中一二開始,他就一個人自己住了,通常遲到或不上學,更被老師標籤為問題學生,所有老師都覺得他沒有希望。

然而,漢祖遇到一位很好的老師。「有一年,我逃學逃得太厲害,足足有整個月,學校開會決定開除我。開會時,只有藍老師為我說話。後來藍老師每天都打電話叫我起床,我覺得她很麻煩,就把電話線拔掉,不去聽她的電話,但是藍老師叫同學到我的家找我,然後帶我上學。」

那天藍老師對我說:「漢祖,我覺得你是可以讀大學的,你是懂得讀書的,不應該這樣放棄自己!」當時他很感動,因為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人說他可以讀書,後來他聽老師的勸告到台灣讀大學。

 

 

開始思考,與上帝連線

漢祖10歲時,才知道自己有爸爸。在外地工作、幾個月回來一次的媽媽,通常會留下一筆錢給他,但小孩子通常前兩個月已經花光了。用完後就去找爸爸,這是他唯一和爸爸的關係,後來爸爸供漢祖讀大學。他在大學修讀大眾傳播,開始思考一個問題,就是世界上有沒有上帝?人是怎麼來的?人的生命將來怎麼走下去?

他開始思考這些問題,並和哲學老師討論,後來老師跟他說了一句話,說:「科學的終點是哲學的起點,哲學的終點是神學的起點。」於是他決定修讀另一課「宗教與人生」,基本上就是大家在討論究竟這個世界有沒有上帝。

「從小我們拜很多神,我真的不知道誰是真神,下課後就對着天做了一個祈禱,說創造宇宙的上帝,我相信祢是真實存在的,但我真的不知道祢是誰。如果祢真的是上帝的話,不如祢自己來對我說祢是誰。」

 

約兩個星期後,漢祖在自己的房間中找到一本《聖經》,原來那本《聖經》是他當時的女朋友(後來的妻子)離開台灣時留下來的。那天後,他開始看《聖經》,發現這是一本很有趣的書。他說:「當我看到《馬太福音》6章,耶穌說你們不用擔心人生吃甚麼、穿甚麼,因為你在天上有一個天父,祂一定會照顧你。我忽然很感動,因為有一種遺憾,就是沒有真正擁有過爸爸的遺憾。」

 

永不分離的天上爸爸

漢祖就這樣信主了!信了耶穌後,他很肯定天父一定會帶着他走人生的路。信耶穌那年也是他失去地上爸爸的一年,爸爸得了癌症,在馬來西亞去世。「記憶中,抱過爸爸兩次而已。對我來說,爸爸真的很疏遠,但是我有一個天上的爸爸,我知道祂永遠都會和我一起,讓我覺得人生可以完全不一樣。」

信耶穌後沒多久,漢祖再問上帝,祢要我的人生做甚麼呢?「因為我覺得我不只是為自己活,禱告後,上帝給我一個感動,就是將來我會寫書、拍攝電視節目、到處演講,甚至從事教育工作⋯⋯」這些事對當時的漢祖而言,簡直是不可能發生。

多年後,他看見事情一一成就。他感恩地說:「上帝對我們每個人的人生有很奇妙的帶領,當我們今天做一個決定,要跟隨耶穌時,其實你不會明白上帝為你預備的人生是多麼豐富。」

 

放棄綠卡,回到馬來西亞完成使命

在台灣畢業後,博士決定繼續往美國深造。當時爸爸已經過世,家人跟他說,家裏已經沒有錢來支持他去美國讀書。但他經歷了上帝的供應,最終靠獎學金完成教育碩士及教育博士學位,最後更完成一個神學院學位。

接着,漢祖在美國建立了自己的家庭,他在大學做研究,以為站在一片平坦的路上之際,卻出現分岔口。「2004年,上帝帶領我離開美國,回到馬來西亞服侍。當時其實很掙扎,我在美國奮鬥這麼多年,有房子又有車,但上帝要我放棄這一切,包括放棄綠卡,看似是很可惜的。祂在禱告中再次提醒我,就是我用甚麼與上帝比較呢?保羅說當我有耶穌基督之後,我看一切都如糞土,我就很不好意思地對耶穌說,真的對不起,我不應該拿糞土與祢相比。」

馬來西亞對陳漢祖來說,象徵着過去的自己,他曾經是一個沒有目標、沒有人生意義的青年。他續說:「我回到馬來西亞時,心境很不一樣。因為我知道我回來有一個使命,我對這個國家有一個責任,並要將福音帶回來這個國家。」曾經有當地的大學邀請漢祖擔任教授,但他放棄此高薪厚職,投入神學院的工作。在此期間,上帝祝福漢祖完成了英國的講道學碩士及博士的學位。

 

六個學位的博士 幸福小組的感動委身

上帝在漢祖生命中有一個託付,就是用媒體宣教。「我深知大眾媒體是一個很有力量的傳福音工具,甚至能夠把福音帶到一些你自己沒有去過的地方。譬如說我拍攝《信仰無添加》之後,後來我到美國、澳洲或者台灣等地,有些人都會告訴我他們已經看過《信仰無添加》。」

另外,因為自己年少時對人生非常迷惘,所以漢祖博士對青少年特別有負擔。他常到不同的中學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,鼓勵同學們不要放棄自己,更帶領許多中學生接受了耶穌。漢祖博士對傳福音充滿熱情,也很有負擔幫助各教會推動佈道的工作。除了在神學院和各地教會教授佈道學和媒體宣教,他寫的幾本中英文書,包括《當代福音精兵》、《密碼之後有棺材》、The Chinese Way,以及去年在英國剛剛出版的The Beasts, the Graves, and the Ghosts,都是和傳福音及護教有關的書。

2020年,漢祖博士應邀到香港影音使團擔任團牧的工作,帶領同工一起在香港推動幸福小組的福音運動,他強調這是一個很有果效的傳福音策略。「和我過往傳福音的方法有很大的不同,幸福小組是攻心不攻腦,讓未信者感動,持續八課後把他們累積感動後,把人帶到上帝面前。」

過去一年半間,為了令幸福小組能夠進入職場,漢祖博士與同工開始研發不同形式的職場幸福小組,當中更帶領不少職青信主。另外透過舉辦講座、研討會,興起更多基督徒積極參與幸福小組,為的是要得著更多靈魂。

( 想閱讀更詳細的精彩內容,請參閱183期《天使心》)按此訂閱《天使心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