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與衪的幸福連線 鍾舒漫

人生有幾多個十年?去年,鍾舒漫(Sherman)離開待了15年的唱片公司。她坦言因為想轉換一個新環境。「感謝公司在過往年月給我很多寶貴的東西,包括讓外間知道我的名字,還有創作了很多好的歌曲,也給予我發展空間。簡單來說,就像是上學15年後,現在要畢業了,學成了就要往外闖。」

Text: Sharon Lau

Photo: Andy



離開公司的最後兩年,她一直求問上帝。「上帝讓我懂得唱歌、跳舞,但打從心底有一種感覺,想為上帝做新事,所以求祂開一條新路。當時沒有意識到要去哪裏發展,在離開前的大半年,自己有個平安的心,深深知道是時候要離開了,最重要是沒有任何恐懼,知道要為主做新事了。」



相信耶穌,經歷福音大能

回想從前,上帝在Sherman小時候把種子放在她心裏,讓Sherman很單純認識祂,並相信這世界有個主宰。她說:「我小中學都在天主教學校讀書,有很多機會接受《聖經》的故事和教導。小時候我會特別提早上學,到聖堂聆聽修女的教導和念經,因為這樣就可以拿到修女的夜光玫瑰珠。」

縱然香港有很多教會團體承辦的學校,可是很多人小時候聽過福音,長大後因有了自己屬世的分析能力,以及給世界感染,慢慢地脫離了福音。「我很感恩,即使我有了分析能力,依然選擇相信這世界有一個主宰。因為我發覺小時候上帝建立了我的禱告習慣,是有效的。記得讀書時,我有疑問並跟上帝禱告,剛好有姐姐送書給我,我打開看時,就看見我需要的答案,上帝真的會一直回應我 。」

Sherman慶幸小時候就感受到上帝聽禱告的經歷,從小就明白祂的真實,不用經歷跌到谷底或災難才能遇見天父。入行前,她經歷了一次失聲,並因此進入了抑鬱的狀態。「當時我在家中不想見人,覺得自己很差。那時只有22歲,我不懂處理,唯有抓住上帝。當時上帝透過很多東西跟我說話,包括《聖經》。」

她誠懇地說,當時發現《聖經》埋藏了很多寶藏,並笑說香港學生的主科不應該是中英數,而是《聖經》。「上帝透過環境或其他人的話引導我,後來有人帶我去看中醫,當時我以為中醫多是佛教徒,但原來對方的診所充滿基督教的氛圍,掛有十字架,也有很多《中信》及基督教書籍,完全沮喪的我在書架上隨便拿下一本書,一翻開就是說醫治,立刻為我的聲音問題帶來希望, 在這中醫的幫忙下,最後我痊癒了,並且決志了(小時候是相信世界有主宰卻沒有決志)。」

我是天父的女兒,極其尊貴

每個人都會經歷到高高低低,對在演藝圈浮沉的Sherman來說,信耶穌並不是表面地為她帶來一帆風順,而是擁有天國女兒的寶貴身份。

「信耶穌後,祂不是完美幫我完成所有事情。耶穌有能力,但是祂最厲害的地方,是讓我知道自己是誰,越來越知道自己是誰。原來人一天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,很容易活在恐懼當中。特別是藝人,經常面對今日別人喜歡我、明天別人不喜愛我的衝擊,很容易覺得自己沒有用,甚至因為別人的話而影響自信,但是上帝透過耶穌的死和復活,告訴我耶穌的大能。我是祂的女兒,被祂重價買贖,是尊貴的,是被愛的。」

作為歌手,Sherman面對了最大的挑戰——失聲。「離開公司時問題最嚴重,失聲與身體問題無關,全然是心理問題。上帝透過我有份參與的音樂劇《唯獨祢是王》,表明祂才是我的王。過往聲音才是我的王,只要唱錯一粒音,就覺得自己很差,是個廢物,曾經對自己很苛刻,沒有真正的自由。」

當她看到「因為他心怎樣思量,他的為人就是怎樣。」(《箴言》23章7 節),有了新的體會。她強調,我們怎樣認識自己、怎麼看自己,就造就了自己是個怎樣的人。「如果今日我覺得我一無所有,我是垃圾,那我就順理成章是個垃圾。過往我不放鬆地唱歌,也難以進入敬拜。現在我在學習如何自由地進入祂的同在,我不是聲音的奴隸,我知道擁有新聲音的Sherman 即將出現。」耶穌基督來到世上,經歷死亡並戰勝仇敵,三日後復活,這是無比的大能。「復活節是記念耶穌基督的死裏復活,復活的過程是整本《聖經》的中心思想。」

耶穌復活,叫人有盼望

「當耶穌斷氣前,說成了,祂確信整個計劃已經完成了。祂知道自己必定復活,就在祂死的那一刻,已經完成了上帝的拯救計劃。」

如果耶穌沒有復活,沒辦法叫人看到復活的大能 。「耶穌為我們的過犯而死,但是復活的大能卻翻轉人類的生命,叫人得醫治,得自由,被囚的出監牢。」

Sherman很珍惜這份從天上而來的禮物,特別是近年香港社會動盪,人心不穩,所以在年初時她推出一首幾年前《天愛》專輯〈生命冊〉的MV,歌詞有關無論人們多麼努力,仍不能掌握生活,情況和疫情後的現今不謀而合,唯有上帝是拯救,是出路。

 

( 節錄自《天使心》,想閱讀更詳細的精彩內容,請參閱179期《天使心》)按此訂閱《天使心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