廖啟智的短跑人生 贏在終點時 1953-2021

資深演員廖啟智(智叔)於3月28日因胃癌離世,太太陳敏兒在他的安息禮上形容,智叔的人生好比短跑,用盡所有拼勁,沒一刻停下來,衝到最盡。自30年前智叔信耶穌後,參演過基督教舞台劇,努力培育後輩,生前死後都為人敬仰,成為基督徒的榜樣。今天,智叔當跑的路跑盡了,所信的道守住了,他和兒子諾諾讓我們看到永生的盼望。他日,天家再聚!

 

TEXT:EVA LAM

PHOTO:創世電視

「我現在被澆奠,我離世的時候到了。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,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,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。從此以後,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,就是按着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;不但賜給我,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。」

(《提摩太後書》4章6-12節)

 

當收到智叔逝世的新聞,許多市民都感到愕然,對這突然而來的消息感到震驚,慨嘆失去了一位專業的好演員。陳敏兒(敏兒姐)在安息禮中憶述,丈夫原本約定在疫情過後遊遍中國的名山大川,卻已沒機會。「我們看了地圖,排了次序,第一個地方去哪兒,第二個去哪兒,結果這中國夢我們無辦法完成了。」生命的時間有限,死亡往往提醒我們要珍惜,和愛的人建立美好回憶。

 

負上全責的好丈夫

敏兒姐︰「原來生離死別,哪怕知道會重聚,你仍然會捨不得。他在病房中知道自己快要離開,他很多眼淚,很多不捨得,正正因為他是很有責任感的人,放不下兒子,放不下老婆。他跟我說,我是打算留到最後!現在要留下你,辛苦你!他就是這麼有責任感的人,他不是害怕死亡,他是捨不得我們。」

敏兒姐在悼念影片中也提到︰「作為一個丈夫,他在病房時常捉着我的手說:『我很擔心你,我對你很不放心,因為作為丈夫,我很不開心自己無辦法完成這個責任直到最後。』」正因為這份不捨,智叔一直做一個A+病人,醫生要他做的都全力以赴,為了可以再次照顧家人,這份承擔的愛相信會一直留在太太心中。

在病榻床前,敏兒姐為智叔留下最後的說話︰「辛苦你啦!你現在可以好好休息。」敏兒姐懷着感激之情,由於智叔的辛勞,成就了許多的事。「我作為他的妻子,我見到這個生命,我的確以廖啟智,我以你為榮。」

堅強的敏兒姐很想讓智叔知道,他和兒子們是很棒的,可以照顧自己。「他這份負有責任感、尊重人的質素,我們廖家都做得到。」

 

溺愛中學習放手的爸爸

在家中,兒子會稱呼爸爸為智叔。大兒子文哲說︰「智叔是非常愛家人的人,他是很愛我的爸爸,他對我的愛近乎溺愛。他雖然工作忙碌,但小學時會接送放學。在高小時,我想自行放學,他答應我但其實很擔心我,原來在我自行放學期間,他尾隨我放學,確保我平安回到家,這事看到他尊重我的決定,同時關心我,會暗中保護我。」

文哲形容長大後和智叔的性格相異頗大,有關係不好的時候。「他是嚴守規律、界線清晰的人,我是隨性、我行我素的人,有段時間我很怕與他相處,我有很多行為他非常不滿,但他會尊重我所有決定,但也有一點責怪我,我錯覺他很不喜歡自己,他和我相處很不開心,但其實他心底非常愛我。」再和自己不同的孩子,都是自己的孩子,血濃於水的感情化不開、沖不淡。「早年我去澳洲讀書,每次回來他都到機場接我,每次我見到他第一眼是打從心底笑出來,非常掛念我,令我有家的感覺。他是非常愛我的爸爸。」

 

留給最愛的說話

二兒子文信︰「我們一家人在醫院會圍讀劇本《相約星期二》,是講述患上絕症的教授在世時辦喪禮,他受到這故事啟發,所以叫家人講一些肯定他、最後跟他講的說話。於是我們各自寫了一封信讀給他聽,媽媽又邀請他身邊的好友錄音,他知道很多人很愛錫他,他很開心。」

「我是做製作的,因這是他的專長,他會給我很多意見。」「雖然他現在已返天家,我沒機會請教他,但我感恩成為他最後的學生,我希望可以成為他驕傲的學生和兒子。」

 

智叔、諾諾 天家再見!

諾諾是智叔的小兒子,諾諾三歲時因血癌經歷骨髓移稙手術,五歲的諾諾回天家前一個月受洗歸主,在兒童節與父母遊車河後,於4月離世。三個月後智叔和敏兒姐製作了福音見證專輯《小麥子》,讓人看到一家人怎樣倚靠上帝面對喪失家人之痛。

智叔接受創世電視專訪時提及:「信主得救後有一份永生的盼望,地上的生命都是短暫,將來才是永恆,說出來好像很簡單,但當經歷到時內心會充滿平安和喜樂。」「這是一份終極的盼望,《聖經》記載天上一日是地上千年,現在諾諾在天上一個動作,未完成那動作我已經(和他重聚)。」相信現在智叔已體會永生的盼望,兒子諾諾已乘着波波車迎接爸爸,在天家重聚。

 

智叔︰諾諾,你願意做甚麼?

諾諾︰我願意做天父個仔。

 

( 節錄自《天使心》,想閱讀更詳細的精彩內容,請參閱180期《天使心》)按此訂閱《天使心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