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趟「交託主恩手」的奇妙旅程 懷念摯愛的媽媽 袁陳惠儀女士

假如有人問:世上誰會為我們兄弟倆擁有美好的未來而願意付上任何代價,不僅是畢生的積蓄,甚至犧牲自己亦在所不惜?
答案只有一個——就是我們偉大的母親,摯愛的媽媽:袁陳惠儀女士。

 

感謝天父恩典,祂賜給我們這麼一位偉大的母親!

自懂事以來我就深知自己是一個幸福的孩子,能夠在一份強大的母愛蔭庇下成長。成長於深水埗區的我,家境清貧但不減快樂;晚飯後一家人行行嘉頓公園,假日去看電影或到九龍公園野餐,就已經其樂無窮。

媽媽的身教成為了我和弟弟成長的楷模。媽媽十分慳儉、靈巧和樂於助人,除了做家務,還要幫助爸爸日以繼夜地工作以維持生計。即使日子過得艱苦,她仍不忘帶我和弟弟送贈物資給鄉間親友,那慷慨無私的愛令我記憶猶深。

她受教育不多卻很有主見,特別重視教導我們做人處事的品德,不單要守禮守規矩,而且要敬老扶幼、行善助人。在媽媽身上,我和弟弟都明白到甚麼叫做人應有的原則。

媽媽對我們的愛是無條件的。自小體弱多病的我在讀幼稚園時臉孔長滿濕疹,她就用自創的「火燒椰子殼」方法來治療我,把燒出來的椰子油塗在我臉上紅腫滲血的傷患處。我被燙當然痛得要命,但我知道她的心更痛!

我小學時患有嚴重的哮喘病,連坐臥都呼吸困難。媽媽四出尋找治病配方,還每每連夜餵藥,照顧我到天明。

自小喜愛中文但不喜歡讀書的我,「滿江紅」的成績常常令媽媽擔心。這時候她會「文武並用」,出動「藤條炆豬肉」配合「讀書不成三大害」的道理含淚督責我;但當我成績好時,她就用幾顆滿布花紋和光澤的美麗貝殼給我鼓勵,因此我們自小很明白甚麼是「賞善罰惡」的觀念。

每逢考試季節,我們母子倆一起緊張一起溫習,當時我不太明白她為何比我還要緊張十倍,慢慢才知道全因她緊張兩個寶貝兒子的未來。總之,為了建造我們美好的將來,她願意付上任何代價。

50年前一次禱告開始交託之旅

我和媽媽還有一段回憶,至今想起仍感怵目驚心。1972年某天,是我要應付小學大考的日子。媽媽送我上學時路經石硤尾窩仔街的斜坡,途上忽然遇上傾盆大雨,視野非常模糊。在我們準備過馬路之際,突然感覺到被一股力量扯至半空,然後飛墮在地上。我還未分清是夢是真,眼前的雨水竟然混了大量血水,而媽媽則俯伏在馬路上,書包、膠袋全染了血。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衝擊嚇至嘔吐,好不容易恢復了神智,才在途人口中得悉我和媽媽剛才被一輛下斜時剎不了車的的士撞到,媽媽在電光火石之間把我推開,好使我不致被車撞傷,而她自己則用身軀擋車保護我而身受重傷。

( 想閱讀更詳細的精彩內容,請參閱184期《天使心》)按此訂閱《天使心》